出马仙—我被磨十年终于走出来了1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13日

       以下内容均为我个人的亲身经历, 我所写的仅代表我自己的想法, 没有普遍意义。 请不要选对座位。 我一直想写下我自己的这段经历, 作为过去十年对自己的回顾。 也希望能对磨仙的朋友有所帮助。 如果我能帮助你, 那将是我的荣幸。 字数有限, 随便写。 想想看, 我的磨难从我出生的那一刻就开始了。 妈妈说, 我出生那天, 她大出血, 手术台上到处都是血, 昏迷不醒。 奶奶抱着我哭着打电话给妈妈, 病房里的医生也乱了。 如果不是我被带到更高级别的医院做心脏增强器(我自己猜的, 我妈妈不知道是什么), 我怕我出生的那一天就是她的耶稣受难日。 之后, 每次她说起这件事, 她都说, 她大概是前世欠我的吧。 当我刚出生时, 我身上覆盖着一层白膜。 据我奶奶说, 它就像一层保护膜, 一看就不是凡人。 她不得不一点一点地把它剥下来, 露出我, 一个发白的胖男孩。 全家人都喜出望外。 全村比其他家庭多一个散落的红鸡蛋和馒头。 1990年代, 农村重男轻女的观念还是很重的(当然这是错误的)。 我的祖父和四个兄弟是我这一代唯一的男性, 因此可以想象我在家庭中的地位。 现在想来, 这一切可能都注定了。 如果我不是出生在这样的家庭, 如果不是我被家人视为珍宝, 如果不是我是全家唯一的孙子, 我早就被抛弃了。 被迫从高中辍学, 而我不必等到我出生后才发疯。 . 对了, 我还是一个胖子, 一个从小就发胖的浮肿人, 一个从小脾虚到现在还时不时拉肚子的非典型浮肿人。 老太太抱怨我, 六岁之前, 我是个意外 D。发烧烧到失去知觉, 但他自己好起来了。 拉肚子让我脸色发青, 第二天又像别人一样大吃大喝, 让她怀疑我是不是有什么隐疾, 带我去医院做了很多检查, 结果被告知 没有问题。 有一次我在玩水的时候掉进了河里, 被一个只剩下两只手的人救了出来。 阿弥陀佛, 多好啊, 我活着真不容易。 最后, 可以安全地长大到上学的年龄。 说来也奇怪, 从小打针吃药, 智商一点都不受影响。 基本上没人关心我的学业, 但每次考试, 考试都还不错, 老师教的题目我还是听得懂的。 我的记忆力出奇的好, 一篇文章看了两三遍就能隐约记住, 所以没人注意到我的问题——我性格内向、孤僻、社交恐惧症、不喜欢与人交流、性格比较多 就像一个女孩, 一件小事让我害怕, 哭泣, 快乐和安静。
        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看书, 宁愿在家看一天课外书也不愿出去锻炼, 所以越来越浮肿。 当我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 我终于开始停止学习了。 一、无端发热, 烧完之后, 我又开始头疼了。 头疼的厉害,

一进教室, 整个脑袋都嗡嗡作响, 一刻也不能停留。 我只好回家躺下, 妈妈开始找人照顾我。 找了个长辈, 换了个替身, 终于可以继续上学了。 直到后来我才发现, 我不只是那个替身。 上中学后, 一切照旧。 现在回想起来, 在我高二的时候, 我有很多不同。 注意力开始下降, 思维能力开始下降, 记忆力下降, 精力下降。 开始打哈欠, 莫名无法控制的打哈欠。 当时, 我只是觉得我没有休息。 好在我还是有点聪明的, 就这样把我带到了初三, 离中考还有半年, 又重新开始了。 初三的记忆好像被删掉了, 只记得几件重要的事。 我发烧, 头痛, 坐在教室里头疼。 不想上学的时候, 只想到处乱跑。 如果没有人关心四处游荡, 那就更好了。 妈妈很着急, 就帮我转学了。 转院后, 她接受了阑尾炎手术。 我妈妈找人给我寄了另一个双份。 他奇迹般地参加了中考, 考上了我国的四星级高中。 虽然过了线, 但最后还是过得去的。 高中只上了半年, 成绩从学校垫底到了中游。 我以为我的高中生活开始起飞了, 但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期末考试前, 我发誓再考几百。 但在考试前夕, 我又发烧了。 从那以后, 我再也没有恢复到那时的学习能力、记忆力和思维能力, 到今天我还没有当时的十分之一。 我没有参加期末考试, 所以我不知道我当时的真实学习成绩, 这成为我时至今日的遗憾之一。 之后的十年, 我无数次从梦中哭醒, 依然坐在那间明亮的教室里。 教室里有我的三个哥们, 他们总是逃课一起打篮球。 教室最前面的班主任还在苦苦挣扎, 时不时要带几个同学出来聊聊天。 回过头来, 我并没有看到我那张小虎牙、明眸皓齿的女同学, 她是那个答应我来参加入学宴会的。 从那以后, 再也没有见过。 下半学期的记忆又开始模糊起来,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刻意抹去我的这段记忆。 我只记得有一天我在自习课上睡觉, 醒来时我想死。 感觉就像是体内沉睡的灵魂醒来, 意识到这具身体不是自己的, 然后想要重生, 恨不得死去。 我跑出学校了,

我想跳楼结束我的生命, 但最终我没有因为害怕而这样做。 我退缩了,

第二天就回家了。 家里早就乱七八糟了。 我告诉父母我不想上学, 我理解他们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所以他们决定把我送到建筑工地来表达他们的愤怒。 我答应了他们, 告别了学校, 开始了农民工的生活, 开始了我长达十年被误诊为抑郁症的生活. 很长一段时间, 每次想起这段经历, 我都哭了, 伤心地哭了。
        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 就是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 前段时间我问闲家, 我的学习是我自己的问题还是别的什么。
        神仙家族告诉我, 是因为神仙, 我没有完成学业。 如果我学成飞走了, 谁会带他们去行医看病? 在论坛上看到很多没经历过的人一说出去就会说马宪是一群文化低下的人, 我觉得很可笑。 他们把因果关系倒过来, 不是因为他们文化程度低, 而是因为他们想出去, 不能让你太顺利,

包括你的学业。 我松了口气, 老仙子还说, 他从出生就一直跟着我, 所以很多事情都注定了。 这样做是我的命运。 而与老仙的相遇, 也是我的缘分。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1 东莞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dongguanzhuangshigongcheng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i3x171um.com)